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该网店暂停注册
© 2005-2019 更小的时候家里都有储藏红薯的地窨子即是在一块院子角落挖土掏成三米深许竖井状直下到底后斜阔成的贮薯窖。记起有一次好像姐姐们把我用长绳套兜住屁股系到下边取薯。刚不久还没待顺筐子下去我就掉魂般地哇哇哭喊上面赶紧又下绳提我出来惊告原委是见了十几条长满腿儿的细长虫。唉唉你就怕这几条混串子真没出息到底怕它个么儿。奶奶抱怨着。唔嚯嚯它腿儿多我颇有理似地抹着眼泪说。嘿嘿嘻嘻呵呵呵这是些个蜈蚣它能吃了你么一家人都不理解似的笑着——可我真是讨厌它们生了如此多的腿并且此后就嫉恨了它们甚至于连蝎子螃蟹长须虾都忌讳到不愿去看。然而,我却对少足的不长足的虫类且敢大打出手,这是我的本事儿不论捉到白线长虫或青花长虫的蛇类都由我代大人们从家里用棍子挑到村外去。当它绕在棍端挺起颈气忿忿吐着红信子向我示威,我便另折了树枝同它挑逗。据说它是有灵性的,我一般是不害命于它的只摇起棍子使它旋上几旋啪得一声甩进半膝深的草丛中去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